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将机床壁厚差缩至005毫米的技术把关者如皋

发布时间:2020-05-25 19:24:30 来源:华雨机械网

正是凭借一颗好奇心和一如既往的钻研、坚守,徐宝军用30年的时间,攀登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峰,从普通车工,到自学成为数控机床的高级技师,如今更是沈阳机床数控生产线上最后的技术把关者。

勤能补拙 磨得一手好刀

机床是操作,车刀才是关键。车工活儿好不好,全凭一柄刀。但是初出茅庐的徐宝军对磨刀一无所知,每次干活儿,他用的都是师傅磨好的刀。时间久了,徐宝军决心自己磨刀。可磨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为了磨好刀,徐宝军没少吃苦。刚开始的时候,由于铁棒和砂轮摩擦产生热力,由车刀传导到徐宝军的手上,甚至烫得他不敢握;因为手底下没深浅,高速旋转的砂轮经常磨伤手指指甲、手指肚、关节,甚至磨露骨头。

徐宝军爱思考,怎么样拿刀,手垫在砂轮的什么部位才能把刀刃磨直,刀槽磨得一样深,前倾后倾的角度才对。师傅们被徐宝军的韧劲感动,这个教一点,那个教一点,加上徐宝军自己勤琢磨,勤动手,慢慢地,徐宝军磨出的刀像样子了。

自我提升 掌握最难操作方法

徐宝军深感自己底子薄,基础知识不扎实,便报名参加了职工技校。那些日子,徐宝军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继续学,每天忙到深夜才休息。凭着好学、上进、爱动脑的钻劲儿,徐宝军努力理解、消化陌生的知识,《机械制造工艺学》、《机械原理》、《高级车工辅导丛书》等,一本一本地啃,笔记写了一本又一本。

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徐宝军通过自我提升,终于可以独立上机床操作,并且越干越精,直至掌握了车间难度最大的一台机床的操作方法。

將机床壁厚差缩至0.05毫米

机床是一切工业建设的母床,小到某个汽车零部件,大到航天器、坦克、舰船,哪一项都依赖机床做基础。国企改革后,中国机床的加工制造水平发生了巨大变化,但放眼全球,中国机床和德国、日本等国家的产品比较,尚差着一大截的差距。德国和日本的机床遵循公差缩小到最低的理念,中国机床行业的普遍认知只要不超过正负公差就不影响使用。

表面看是这样,可到了紧要环节时,0.01毫米公差就决定了国与国之间的工业制造水平的距离,左右了价值成千上万元的机床订单谁能拿到。见得多了,思考多了,善于钻研的徐宝军愈发注重机床工艺。随着技术水平的提升,公司也愈发倚重他,但凡有什么难活儿、重活儿,都派他前去解决。

2013年,沈阳机床公司承接了哈尔滨中航集团定制的机床设备。这种设备对筒壁的要求非常苛刻——加工螺旋桨传动轴零部件的机床设备直径110毫米,但壁厚只有1.2毫米,壁厚差仅允许0.05毫米。

0.05毫米比一根头发丝还细,肉眼难以分辨。而且1.2毫米的壁厚,用手随便一捏都能捏扁。项目承揽下来,徐宝军每天吃饭睡觉都在思考如何克服这道难关,实践中经常忙半天白费力气。一天,徐宝军突然想到一句行话:“3点变形量较大,6点变形量减半,12点卡紧变形量为零。”徐宝军灵机一动,何不用弹簧卡箍整体卡紧筒壁呢?因为用了卡套卡紧,等于给筒壁穿上一层外衣,在进行加工内孔,既省时省力,又确保了规定偏差,最终顺利把设备交付给哈尔滨中航集团。

30年来,徐宝军干过许多别人不愿意干的活儿,干过许多别人干不了的难活儿、重活儿。他从集团内部的技能比赛起步,到市劳模、省劳模,直至2015年被评为全国劳模,靠的就是毅力、勇气和一颗强大的心。本报记者 方月宁

莎普爱思药业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友情链接